Ad Peaceland,416-301-3756
Queen Financial Group

台湾成国家?哈佛模联中国代表团抗议反遭逐

NAOL.CC  20150209  分类:时事  来源:北美在线


原标题:1.29-2.1 哈佛模联“台湾事件”的现场还原和思考

哈佛大学外观


编者按:当地时间1月29日晚,在哈佛大学模拟联合国会议中,哈佛模联组委会将“Taiwan台湾”单独作为一个国家列出,此事引起了中国代表团的不满。

因此,中方一名领队向组委会提出该问题,指出台湾并非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向组委会寻求合理解释。而秘书长的现场解释为:这是为了体现所有代表的Diversity (多样性)。显然,在场的几位中国领队们是不能接受这一答复的。哈佛没有任何致歉,甚至没有合理解释也没有更改的意识。

在多次沟通无果后,几名参与交涉的中方领队,竟然最终被哈佛以“因为我们对你们的存在感到不舒服”为由驱逐出了会场,并被警告,由于造成“安全威胁”,不得再次踏入会议酒店,否则将报警。

以下是中方参与者对事件还原的全文:

这几天,我们几个战斗在哈佛模联第一线的同事们创造出一条新的流行语:“你让我感到并不舒服”。就在前天晚上,我和我的同事们,我们三名中国代表团的领队,被以“你们的存在让我们感觉不舒服”为理由,被哈佛模联组委会驱逐出会场,并被警告,由于造成“安全威胁”,不得再次踏入会议酒店,否则将报警。几个手无寸铁的学生,对一个3000人的大会,造成了“安全威胁”。

Smile,我这辈子,也是值了。

而我们,也只是这整个事件中的一个小小的部分。

现在的我,已经在距离波士顿一百多公里的酒店床上整理这些天的心情,在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我依旧能感到热血蹭蹭地往头上涌,打下的每一个字都行云流水,然而又反复删改,因为这些话在脑海中盘旋多日,但又生怕哪一句话说错,无法真正既还原事实,又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

现在,我就向各位模联同仁,家人朋友,乃至有良知的中国人,以亲历者的身份,还原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文中没有突出任何个人、学校老师或组织在整个事件中起到的作用,为保护当事人,也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姓名使用拼音首字母代替。因为这一切的初衷,都是做有骨气的中国人。而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也只是呈现事实真相。说实话,你们都不在会场,没有办法理解到那一切。

事件起因:“台湾”被列为国家

当地时间1月29日晚,HMUN2015召开第一次领队会议,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参会代表团领队出席会议。会前,中国代表团的领队发现,在会议手册的“International participants by country”一章中,哈佛模联组委会将“Taiwan台湾”单独作为一个国家列出。此事引起了中国代表团的不满,因此,中方一名领队向组委会提出该问题,指出台湾并非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向组委会寻求合理解释。而秘书长的现场解释为:这是为了体现所有代表的Diversity (多样性)。简短的两句答复,可以说是文不对题。显然,在场的几位中国领队们是不能接受这一答复的。

没有任何致歉,甚至没有合理解释也没有更改的意识。

当晚,许多其他来自中国的学校随队老师和学生也得知了此事。纷纷表达愤慨之情。

事件进展:中国代表团纷纷表示谴责和抗议

当地时间1月30日,一所国际学校的指导老师ZN,对组委会的做法和解释表达强烈不满,并宣布该学校将退出会议以示抗议。但由于该学校学生均为外籍学生,因此,学生仍继续以个人名义参会,而学校方面退出会议。也有其他几所学校表示,如果在下午的会期开始前,组委会没有妥当处理此事,也考虑退出会议。同时,来自中国的代表们起草了一封抗议书。

抗议书主要内容包括:对于此错误,中国代表深表遗憾,中国代表强烈反对将台湾以一个单独国家列于其中,我们认为这是不具备基本国际关系常识的,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的侵犯,是对中国代表及领队的冒犯,也是组委会失职的表现。

抗议书中,中国代表提出以下要求:在每一个委员会中向所有代表们官方发表声明,承认手册的编写错误。修改并重新印制手册,将“country”更改为“country and region”。并将错误手册撤回。

中午,部分中国代表签字并将该抗议书提交组委会。(有部分同样来自中国的组织,因不想与哈佛关系搞僵,影响到一些事情,认为没必要“小题大做”,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他们的学生全程没有参与此事。对此,我们深表遗憾。)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组委会SG(秘书长),DG(学术总监)等人找到我们中方的几名领队和学生代表“沟通”(其实是僵持),表示,坚决不接受修改手册,拒绝在各会场发表声明,唯一承诺是在当晚的领队会议上,口头说明该情况。请注意,此处为说明情况,也不是致歉。中方领队和学生代表们经过近20分钟的协商无果,为稳定学生情绪,表示将等待今晚领队会议中组委会给出的情况说明。请注意,整个协商过程中,组委会的人表现出的态度十分不友好。每当有更多的中国领队或代表想要靠近了解事发展时,DG都会很凶地转过头说你们不要站在这里,你们把路都堵住了。(但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

而在此次沟通之后,几名参与交涉的中方领队,每次在会场中行走或指导学生时,都会有组委会的人不远不近地跟着,总有种被监视的感觉。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当天晚上好戏就要上演了。

突发状况:中国领队受到不公正待遇

我觉得有必要把事件整个说清楚,CSY师兄曾经告诉我,在还原事实时,我们没有必要考虑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因为我们没有说谎。只有当我们说谎时,才需要考虑什么话要说什么话不要说。

首先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是我和另一名领队FZX。

由于FZX的名牌姓名出现了错误(将F ZX打成了 Z XF,明显将姓名顺序搞错),而当天中午,他本人因事无法处理,我帮他申请了一个新的正确名牌,这是没有问题的,是经办人通过了的。

当晚领队会前,我去领取印制好的名牌。当我拿到名牌正要离开时,突然出现了两个组委会的人把我拦下,不让我走,说要检查我的名牌和新申领的名牌,我配合检查后,他们向我索要FZX的PHOTO ID(带有照片的身份证件)。由于我现场无法提供FZX的PHOTO ID,因此只得打电话让他本人也来到申领处。FZX来时,戴着旧名牌,此时DG也到场,质疑他为何要一个人申领两张名牌,而且还让别人来申领。我们解释说,不是要申领两张,而是旧的有问题,申领到新的旧的不打算再使用,由别人申领是因为他本人中午有事。DG说,要没收并销毁旧名牌,FZX配合地将旧名牌交出。之后,我们便进入了领队会的会场,等待领队会的开始。此时,诡异的事情出现了,昨天现场只有两三个安保人员,今天突然成了一堆,而且随时在人身边四处转,感觉时时都在被监视。看来安保等级上升了一个高度。我们也没太上心,也没觉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焦急地等待会议开始,期待听到哈佛方面对于手册问题的解释。

但我们坐下还没有两分钟,突然间,DG等人就带着酒店的安保人员将我俩带出了会场。此时有一圈人围着我们。

首先DG的第一句是:“把你们的名牌给我。”我们以为他要再次核查身份,于是配合地将名牌递给他。之后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感到震惊。

真实对话我无法复述,大意如下:

“请你们现在就离开会场。你们的学生还可以在这里开会,但是你们不能再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理由呢?”

“因为我们对你们的存在感到不舒服。”(我天哪!不舒服!!这到底算是什么理由!)

“……”(没等我们说话)

“中午不是都说好了,领队会上我们会做出声明吗,你们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纠缠?”(这纠缠从何谈起!)

“我们没有纠缠!我们就是坐在这。。。”(被打断)

“你一个人申领两个名牌,一定有问题,是要帮助别的人员进入会场”(这什么逻辑!)

“并没有。。。”(再次被打断)

“刚才有两个中国的成年人来了没有名牌,被我们赶出去了,我们看见你们跟他们讲话。你们就是要帮助那两个成年人进入会场。” (确有此事,由于哈佛模联注册时,还未确认随团老师,因此只报名了领队,但来自各学校的随队老师,也想进入会场看看学生表现,给学生拍照等,无奈没有牌子。而且之前,他们也进入过会场,并没有被管。但没想到,就在我们领名牌前,被包围质询并逐出了会场。由此可见台湾错误抗议书提交后,组委会的唯一动作就是对现场加强了安保工作,防着一切中国人。)

“我们申请名牌是中午,那时候还根本没有这些事,怎么可能是为了帮助他们?”

“就算不是为了帮助他们,你们也一定是为了帮助什么其他人。”

我们竟无言以对。

此时,领队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组委会的人开始烦躁,因为他们还要进去给领队们开会。所以说,你们不要再说了,这是我们的要求。你们的出现就让我们感觉到不舒服。你们现在就必须离开。此时,势单力薄的我们,在美国人的地盘上,又能说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于是FZX返回会场拿个人物品,我对DG说,我们没有任何这些意图,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没有这种意图,但你们也不能证明我们有这种意图。DG对我说,你们这种行为,我们认为就威胁了会场的安全,所以如果你们再次出现在会议酒店,我们就叫警察。

我竟无言以对。

这是一名组委会成员已经极其烦躁不安,说:“对话已经没有进行的必要了。”并指挥酒店安保人员送我们出去。我们这个时候如果反抗,眼看这架势就要被体重是自己两倍的黑哥们儿架走了,于是只得往酒店外走。全程组委会人员一脸凶相,安保人员反而柔和很多,所以每次我觉得无语甚至害怕想哭的时候,都会看看黑哥们儿。我们出去后,安保人员还对我们说,谢谢你们的配合。(哈佛组委会包下喜来登酒店作为会场,安保人员是喜来登的人,和哈佛没有关系,但要听命于主办方组委会。)

此时,我们仍旧期待他们对手册问题进行的合理的解释。在我们离开的路上,FZX嘱咐另一名其他团队的领队(他也是在此事件中,与组委会据理力争的代表之一,抱歉我不太清楚他的名字),记得将说明过程录音或录像,而此情此景,也被组委会的人尽收眼底。

我们在酒店外的走廊上焦急等待结果。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出现了。这名领队也被没收了名牌,逐出了会场!

其缘由是,在会议开始时,他拿出相机调试录像功能,被警告说不允许录像拍摄录音。这名领队表示很费解,为什么一场公开的领队会议,不允许拍照录像,而且从未提前告知。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他在向我们叙述时,情绪有些激动,“我拿着手册说,你跟我说,你哪一条写了不允许录像录音!他们没给我解释。”

领队会结束后,这名领队刚走出会场,就被拦下,围住,组委会名为检查,实为没收名牌,驱逐出会议酒店。原因是,他的行为“威胁了会场安全”。

哦。录像也威胁了会场安全。

我们问他,那他们对于手册问题的解释是什么?他说:“根本听不清,当时麦克风都没调试好,刺刺拉拉的,就发表了两句声明,没听见道歉。全场都还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就过去了。”

此时,参加了此次领队会的中国领队只有那一名之前提到的国际学校的老师了(而这名国际学校的老师ZN也在之后为此事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只得等待这位老师从酒店出来看看情况。

ZN老师一出会场,面对大家的眼神,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我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我们当时看了都很心疼。她说,她在会后继续表达了对于组委会解释的不满,要求组委会承诺道歉,并发放stickers贴纸,上面写着更新的版本“country and region”发给全体代表,让代表自行贴到手册上。

关于贴stickers的方法,也是我们大家最早达成一致的一个底线。所以说,不要有人问我说,为什么抗议书上要写让人家重新印制三千多本手册这种“不现实”的要求,直接现实点儿要求人家做贴纸,不就答应了吗。问出这种问题的人,那谈判的原则你根本就不懂。好好查查再来讲话。

好我继续说。ZN老师提出以上要求后,组委会依旧不同意。并且,要没收她的名牌。

此时,ZN老师已经被团团围住。

哈哈哈。太搞笑了。这次我就从哈佛身上学到两点,一点是“没收”,一点是“围住”。

ZN老师始终没有交出名牌,她说你们必须给我一个理由。组委会说,因为你们学校作为代表团已经退会了,虽然学生还以个人名义参加,但你这个带队老师不可以再出现在会场上。(呵呵)。ZN老师说,不行,我没有做违反规定的事,你们不让我在会场,那我的学生们安全谁给我负责?等等。。最终,经过ZN老师的努力,她的名牌没有被没收。

试问,在这整个过程中,因为学生们都在继续认真上会,同时等待结果,因此,所有的领队老师,只是作为学生们的代表,作为整个中国代表团的代表,是不是在向组委会提出正当且合理的要求?组委会从头至尾,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究竟都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将相关领队一一逐出会场消除隐患?大家现在一目了然了吧。

事件后续进展:令人愤怒。

1月30日晚。几位领队老师彻夜未眠。

1月31日上午,哈佛模联组委会向相关领队,发送了一封邮件,邮件中,以书面形式,关于手册中台湾问题的情况,做出了声明,但仍旧没有道歉和修改的意思。邮件具体内容如下:

题头为:To Whom it May Concern: 致与之相关的代表。(据我们了解,似乎只有中国代表领队收到了该邮件,所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官方默认这个问题只和中国代表相关,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也不必知晓呢。)

正文如下:

Harvard Model United Nations publishes in its conference handbook the country of origin as reported by each delegation without modification. The inclusion of Taiwan is not meant as a political statement by the conference, nor does that listing represent the views of the Harvar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uncil。

Again, the conference handbook is copyright property and cannot be reproduced, in whole or in part, in print or electronically,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Sincerely,

Ruth D. Kagan

Secretary-General

Havard Model United Nations 2015

正文译文:

哈佛模联在手册中书写的“国家”,是原本各代表团自己上报的原版,我们没有做出任何修改。台湾被列入其中不代表会议的政治立场,也不代表哈佛国际关系协会的任何观点。

再次强调,会议手册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全部或部分,以纸质版或电子版,进行更改。

OK。关于“原本各代表团自己上报的原版”的说法,意思就是台湾那边的学校自己报名的时候国家一栏写的就是台湾。但此说法无从考证,我们也不想与台湾同胞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因此不会对台湾同胞就此问题进行质询。我们认为,台湾同胞对国家概念的认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也平等接受一切思想。然而,这其实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问题的关键所在其实是,这更说明了组委会的失职。台湾明明不是一个主权国家,赫然列入country范围,而不加以国家和地区的概念区分,就制作手册,本身就是没有知识,没有常识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在模联活动中,在政治氛围如此浓厚的活动中,这更加是不可宽恕的错误。更何况,就算他们没有刚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我们已经提出相关问题后,他们不仅从头到尾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将责任推卸到台湾同胞身上。此种说法更加令人愤怒。

OK。关于这第二段,我看了以后直接说,这我都能看出一副咄咄逼人的语气。同事说,语言学告诉我们,这就是语言的作用和功能。

OK。事已至此。哈佛的态度做法,难道,不让人愤怒吗!不让每一个有爱国心有骨气的中国人愤怒吗!

事件最新结果:令人失望

1月31日下午,经过各方的努力,组委会制作了印有“country and region”的stickers给会场上的ZN老师,问她要不要,她说,你们怎么就做了这么点儿,这3000人哪够。然后小组委说,我们做不出来那么多,然后小孩儿就快哭了。(做事的小孩子们都还是认真负责的)

2月1日上午,也就是今天上午,组委会发来一封邮件,标题为Labels for your delegate handbooks. (给你们代表的手册标签)内容为:

Hello, we hope you have enjoyed your experience at HMUN! I just wanted to let you know that if you would like stickers that say “by Country and Region” to add to your delegates’ handbooks you may pick them up at Delegate Services until 12pm today. I hope that this improves your experience. Please fell free to let me know if you have any further questions or concerns。

Best,

Lousia W. Carman

Under-Secretary-General for Administration

Harvard Model United Nations 2015

正文译文:

您好,我们希望您(这几天)在哈佛模联中有了良好的上会体验。我想让各位知晓,如果你需要印着“国家和地区”的贴纸贴到你们的代表的代表手册上的话,你可以在今天12点前在代表服务处领取。我希望这能够完善您的上会体验。如果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告知。

就我个人而言,认为此处第二句中的“just”或许也表达着一种情绪。但也许是我想多了,所以没敢妄加翻译。

依旧没有道歉。没有声明。也看不出这封邮件的收件人范围,只能看出是给领队发的,甚至如果即便是所有领队都收到了,我们都不确定其他领队突然间看到这么一封邮件,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些天又都发生过什么事情。

不管怎么样,这也是大家抗争了这么多天的心血,我们都想看看这个“新生儿”的面目,即便长得丑,还不足两。但我们因为被禁止进入会议酒店,因此,总领队发送邮件,询问可否让我们之中的代表去领取贴纸,因为这是我们的需要,也是我们的权利,并留下了代表电话。现在距离哈佛会已经结束了12个小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如有任何问题,请随时告知。原来,“let me know”并不代表“I will reply”。对吗。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美国的民主。在我们通过合理途径提交抗议书的时候,哈佛方面起初强硬的不妥协不沟通的态度体现民主了吗。原来这就是美国所谓的自由,言论自由了吗,行动自由了吗。原来这就是美国天天讲的人权,权在哪里了?

哦。你说,人家美国人的民主自由人权是针对美国人的,没你中国人什么事儿。那就请你去查查,美国政府是这么宣扬的吗?请别跟我来争辩这个,浪费口舌且没有意义。

哦。你说,人家美国人就是歧视你中国人,你中国人就是不行,这就是事实,你别逼逼。好,那我就告诉你,要是中国都是你这种态度和想法,永远不会有人发声,发声永远得不到支持,你永远被别人瞧不起。现在,你已经被自己人瞧不起了。

我们三名中国方面领队,在没有给出合理解释和证据的情况下,就被以“干扰会议进程”“造成安全威胁”“让我们感到不舒服”为理由,驱逐出会场。这就是哈佛大学的学生,对中国人所做的事情。经过这次事情之后。这些参加着模联,向往着美国的孩子们,你们真正了解到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了么。你们真正知道美国的民主自由是什么了么。

这就是目前呈现在我们所有中国代表和领队,所有当事者面前的,关于此事的一切。

几点声明:这部分用来堵嘴。

在这里,我想再次强调几点,以提前堵上一部分无脑网民的嘴。

首先,有一个知识有必要向大家普及一下。中国政府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一部分;美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中国原则,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岸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利坚合众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且在1979年中美联合公报中,美国强调,依“台湾关系法”,“台湾”一词将视情况需要,包括台湾及澎湖列岛,这些岛上的人民、公司及根据适用于这些岛屿的法律而设立或组成的其他团体及机构,1979年1月1日以前美国承认为中华民国的台湾治理当局,以及任何结题的治理当局(包括政治分支机构、机构等)。综上所述,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认为台湾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而在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所有国际组织中,台湾也没有以主权国家的身份成为任何一个组织的成员。

所以那些所谓的“美国政府的官方态度就是支持台独”等不过脑子的言论,请不要在评论中出现了。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国家政府的立场应该从什么地方查。是你刷微博逛军事论坛就随便扒出来的吗。

其次,我们从头至尾,并没有要求,将台湾学校并入中国一栏。因为在很多场合下,这毕竟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举个简单例子,比如奥运会中华台北作为地区出现的情况。我们只是要求,在标题中,澄清一下,是“来自不同国家及地区的参会学校”而非“来自不同国家的参会学校”。我们认为,这一要求是完全合理且可行的。我们从头到尾,都不是小题大做。首先,这不是一个小题。其次,就算你说是小题,如果不是一步一步把我们推向忍耐极限的边缘,我们也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要求。

再次,有网民说,你们真是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那对不起,指不定您就是吃着地沟油,向往着美利坚,一辈子走不出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的人。

关于部分中国人:可怜又可悲

看到这里,可能你只是对这部分美国人的行为感到气愤。

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我们欣慰地看到,很多中国孩子的基本立场都是正确的。我的学生LZZ,在事件发生后,发了一条QQ空间的说说,他说:“我们不能就此视而不见,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热血青年们,请发出你们的呐喊,让世界震耳欲聋,请以你们的行动,让世界对中国膜拜!China is a whole family! ”至截稿止,该说说已获得426个赞。也有很多其他代表不同程度地以不同形式,与老师交流了自己对此事的看法。

但是与此同时,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也有一部分中国人,什么都没有做。甚至,来劝说我们这些行动的中国人说,你们不要因为自己的私利,把这个事情挑出来说,这是自私的!

呵呵。及其可笑。

给旁观者解释一下,目前国内存在不同做模联的商业或教育机构间的竞争关系。哈佛每年在中国会办分会,那么,今年即将召开的HMUN China的主办方,必然存在担心这个“哈佛中国会”还能不能开下去,想跟哈佛搞好关系,想要息事宁人,甚至认为,这一切斗争,是其他机构的头目,出于竞争目的,为了搞跨今年即将召开的HMUN China会,也就是所谓的“自己的私利”,而指挥,裹挟同学们做出的选择。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不仅带领自己学生做了缩头乌龟,而又说出这话的人,我是亲耳听到,没有任何人给我传话。我觉得你一个大男人,还是个北大毕业的大男人,让我一个小姑娘看不起你。而且,这番话,让每一个提出抗议的中国代表、领队,都受到了侮辱。不蒸馒头争口气。话糙理不糙。

在这里,我不指名道姓,也不算是抨击任何机构,说实话,我也就是个兼职生,我也不隶属于任何机构,我也从来不说我是模联人,因为贵圈太乱。但这一次我实在忍不住。

在这个层面上,我只呈现事实。我们领队,我们各个学校的老师,确实有一些引导,但是如果我们不引导,学生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怎么去做。那么旁观者,你们觉得我们的引导,是出于机构商业目的的怂恿吗?换位思考一下,要是真的想赚钱,又何必跟哈佛闹僵呢。我们所有人,所有的目的,都是简单的以身作则,做一个有良知、有立场的中国人!

模联商业化一直是大家打嘴仗的一个事实。这没有办法。因为他是一个优质的活动,那么就必然存在商机。但请不要忘记,模联活动的初衷是什么,它是对青少年的教育。我们认为,有必要,也有责任,在这种问题上较真,更有必要,引导我们的学生,树立正确的三观。

话说回来。大家都是做模联的。模联是干什么,扮演各国外交官,采用联合国议事规则,模拟联合国的议事流程,解决世界范围内的一切事务。我们国内现在太多中学生喜欢开些花里胡哨的会,花样百出,甚至有学生告诉我,没“危机”的会我不去。(危机在模联活动中,简单点说,指的就是一些突发状况,联合国正在开会的时候,也需要根据该地区的最新动态和情况,随时做好解决危机的准备。代表们需要根据此突发状况,起草指令草案,短时间内解决问题)。好那我现在告诉你们,我们中国人就遇到了一个危机。你们在模联会场上,代表各个国家的时候,姑且能够坚持自己的立场,据理力争。怎么反而到真正的生活中,就怂了?怎么反而真正有一个危机,你就不解决了?那么你们参加模联的目的,是什么呢。我知道很多孩子是要出国的,要拿绿卡的,所以那些生来就是为了做美国人的孩子们,你们对于此事可以不发表任何意见,不要和我来争辩什么,我们不是一个频道上的。

我甚至在电梯上,听到有一个孩子说:“还要去抗议?抗议什么啊抗议?到底是谁发现的手册问题?要是不发现,哪来这么些麻烦”我当时非常非常气愤,同时觉得可悲,这就是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这就是你们这些花三万块钱当打水漂一样让孩子来美国一趟的土豪家长的教育!这就是你们这些打着教育旗号做模联的人给孩子的教育!

今天在MIT观光的时候,好巧不巧,我又偶遇了这位领队带着这帮学生参观,看着他们一张张笑脸,我想到,同样是中国人,这些学生,或许还对此事毫不知情,或许知情了但无意识,又或许认为此事不妥,但又因为所谓领队“老师”的一句话,就自己放弃了自己发出声音的权利。这位老师,请你请摸摸自己的良心,是否配得上让学生称你一句老师。

这次,我也算见识到了,金字塔顶端的个别高级知识分子们,无论是这群哈佛在校生,还是这位,或其背后的北大毕业生,处理事情的方式和能力。对此,我确实感到很惋惜。

而这件事,最令人最为惋惜的是,3000多人的大会上,中国人,只有不到一百人。而这一百人,还在窝里斗。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感到很无力。

无独有偶:曾经一场漂亮的胜仗

这件事,让我的同事FZX想起了两年前,在NAIMUN北美模联大会上发生的一件事。那时,我们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在那次开幕式上,有一个他们邀请来的keynote speaker,发表了大段攻击中国政治体制的言论,当时大部分中国学生代表,集体在开幕式中途自发愤而离席。因为在此种场合,发表带有任何政治立场的言论,都是不合适的。甚至有女生带着哭腔说,老师,我们一定要抗争到底,一定要让他们道歉,不然我们就都不去开会了。中国代表立场的行为,当即得到了组委会的重视。当天晚上,我在FA Meeting上发言,之后在场所有的领队包括美国本土的领队,都为我鼓掌,从座位上起身与我握手,说我们支持你。所有的中国人,学生,领队,老师们都是一条心。最后,会议组委会特别召开了情况说明会,并且在组委会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并且在每一个委员会都发表了官方声明。那一仗我们打得漂亮,赢得漂亮。从中国学生眼里看到的是自豪,从美国人的眼里看到的是尊重。”

相信这个时间对于很多老模联人来说,并不陌生。有不少亲历者,也有不少人听说过件事情。每一个人都会因为当年的胜利而无比骄傲。

可是这次呢?确实,就事件客观条件来说,发生的时间和场合不同,无法做出类似的行动。但是这一次,自己人内部的心都不齐,请问谁还来尊重你。再比较一下两个组委会处理问题的方式,我不得不说,你们哈佛,那个被中国人捧得跟神一样的地方,以至于让网上关于拼搏关于学习的谣言十个有九个出自“哈佛图书馆”,原来啊,也不过如此。

CSY师兄在今年寒假的模联出行锦囊卷首语中说,希望你们从模联活动中获得的,是包容,学术和正能量。

我想用这三个词,结束这一篇文章,再合适不过了。

OMG居然已经打了一万多字。幸亏打字快。否则今晚又睡不了觉了。

哈佛模联,再见。不再见。

看了些评论,有几件事有必要澄清:

在此补充几点。若不是确信全程没有任何“聚众闹事”的嫌疑,我也不会有底气发这样一篇日志。我们的每次交涉包括检查,从未引起大规模围观。至多六七个人。同一时段说话的人只有一个。因为大家都小心谨慎,从头到尾提出所有问题和要求,都是维持了中国代表应有的manner,且据理力争也有控制情绪,生怕造成吵架的误会。所以没有有些人臆想的争吵,更没有任何挑事的意思。因此,我们认为,哈佛组委会将我们驱逐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我这里有现场照片为证。

其次,虽然我有多次反问,美国就是这样民主自由人权的吗,部分金字塔顶端的高级知识分子就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吗,意思其实是,在你们一个号称民主自由的国度,在这个人人崇拜的教育殿堂,发生这样的事,让我们感到很难过。但本次事件评论不针对美国,不针对哈佛,主要是对于此次哈佛模联组委会的不满。希望没有对该校校友造成困扰。我们认为,即便HMUN组委会对于国家地区概念弱化,或者根本不care什么台湾大陆的关系,但理应有责任在问题被提出后,试图给出详细解释,解决有争议的问题,而不是反对一切要求,并以驱逐都方式消除“隐患”。这才是搞活动应有的素质。本无心引导任何人抨击美国或哈佛大学。就事论事不要上纲上线。

另外,有人说我用一些比较激烈的言辞,因此违背了还原事实真相的说法。首先我不是写新闻稿的,不可能完全做客观陈述,而不加任何个人评论,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篇日志,有一些我个人的想法。其次,我也说了,自己是还原我感受到的现场,并同时写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遇到这样的事我不可能没情绪。

看了人人评论,引发两岸同胞基于台湾问题的激烈争辩,确实违背了描述此事件的初衷。不过也确实让我又长了见识。不希望同学们因为台湾问题打嘴仗影响了自己的心情。其实,传播正能量给那些我们想要传播,应该传播,也值得传播的人,就可以了。我们如此,台湾同胞,也是如此。

人人朋友圈微博知乎上的评论,level真是相差甚远。大家应该互相交流一下。

知乎上的评论倒是很有看的价值。该不该争这件事,确实是立场不同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本就平等,没有对错也没有谁该驳倒谁。只是我们还太年轻,想法简单,一腔热情,坚持立场。若是如答案所说,我们这样反而是丢了国人的脸,侵犯了台湾同胞对自己country认同感的利益,同样的,这也是不同观点,而且很新颖,确实没想过。我觉得大家都可以看一看。让自己学到更多东西。

答案中说的处理方式方法。并不是没有。不便在日志中提及。所以就不说了。以防打脸。

看答案,有热心肠网友与Ruth邀约采访了。盼复。

country一词的定义。大家费劲周折,搬出各种定义佐证。我就说一句吧。在他们眼中,如果真的如大家所“期盼”那样,模糊地代表了国家和地区,我们对问题的反映是愚蠢而没有道理都,那么作为被问责的组委会,为何从头至尾没有解释这一点?没有指出这一点?而最终也同意改为country/region? 我不太明白你们纠结这个定义是为了么。为了证明我们这些中国人,在国外闹事,愚蠢,丢人,去把事情闹大了,为了证明我们是错的,他们是对的,就开心了?看到这些,我只是觉得痛心。

描述的事件本身,是针对哈佛组委会对这一问题没有给出合理解释,且以不适当理由,将我们驱逐出会场这一行为的谴责。

大家。都在纠结些什么。

(注:本文原发于西工大新闻网,作者是西工大外国语学院学生邓冰玉。)

 

 阅读或发表评论
 
返回北美在线首页

 

·深圳东莞惠州汕尾合并 梅州兼并河源?
·曝湖南副县级官员强奸女书记 细节详尽
·房价还会跌吗? 2015房价暴跌十大城市
·台湾复兴客机坠河21人死 陆客名单公布
·令计划案第二季 安邦与民生的殊死对决
·要闻简报150202 机场免税店赠品别乱拿
·毛晓峰与女员工私通 追女星见面就送车
·要闻简报150201 中国给加公民十年签证
·六大平台玩家首选 天天惊喜天天送彩金
·要闻简报150131 中国不准传播西方价值
·广州书记:万庆良案后还有人收千万胆大
·医疗保险最低30%折扣 政府福利避税技巧
·马云炮打司令部 懂不懂“红墙政治”?
·美11岁女童独自在家 用手枪从容驱退窃贼
·赴美产子机构:恕不接待毛粉薄粉来生子
·美留学生抵英3天遭围殴 只因"不是本地人
·Target的独家必败清单 周四开始清仓甩卖
·常春藤高校偏爱中国精英子女?情况在变化
·全球最安全城市排行:多伦多纽约进前十
·墨西哥搁置高铁项目 中国怒斥:谁还敢来
·薛冰总领事抵多伦多 华社代表到机场迎接
·最新房地产目录:高尚热点社区和名校区
·全球最宜居城市 多伦多第一蒙特利尔第二
·人民币取代加元 跻身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
·美东多州进入紧急状态 深夜开车或被逮捕
·一年到头处处省钱 未必有信用卡奖励的多
·中医6亿任赔事件原来是华裔门外汉摆乌龙

 

热点专题

薄熙来王立军谷开来   李双江子李天一轮奸
非你莫属挤兑海归女   包子铺厨师杀卢光霞
沪女生病求捐助被揭   金正日死儿接班哭昏
广东多地不寻常抗争    蝙蝠侠探陈光诚遭拳
占领华尔街席卷全球    加官暧昧新华社女记
省自由党赢选输多数    牟忠明杀妻子抛海口
留学生李昂掐死赵巍    高考公平竞争独木桥

要闻 活动汇总 艳照 奥运 西藏 川震 华南虎 毒奶
唐炜臻 韩建国 王千源 胡紫薇 413 春晚 华社 大选
李天乐 朱海洋 茉莉花 杨佳 贺梅 柳乾 时事 贪腐
文艺 娱乐 时尚 旅游 教育 奇闻趣事 留学移民
二奶 骗假 警匪 灾难 金融危机 财经 健康 情感

 

你想跟大家分享图片、视频吗?请上传到北美在线网上相册
文章、讨论请张贴于北美论坛,或点击查看投稿联系办法

图片新闻    北美诗文摄影大奖赛   广告   服务
 


Copyright©NAOL All rights reserved 北美在线 版权所有